亿人骄子书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

时雍赵胤 第53章 无情的杀手

时间:2021-10-22    小说作者:时雍赵胤  章节目录   书页
    !

    无乩馆后院。

    一个衙役打扮的年轻男子低头穿过廊亭,不住地东张西望,周明生回头拉他一把,小声道:“管好你的眼睛,没事少瞅瞅。”

    这衙役不过十八九岁的年纪,个子矮小,细眉细眼,差服穿在他身上空荡荡的显得过余宽大,与人高马大的周明生站在一处,更是显得弱小可怜。

    “周大哥,锦衣卫不会胡乱,胡乱杀人吧?”

    周明生看一眼前面带路的锦衣侍卫,想到那日挨的打,肩膀都绷了起来,话却说得很大气。

    “你把知道的事情老实禀报就是,谁会打你?锦衣卫又不是不讲理。”

    这话他说得亏心。

    上次来传信白挨一顿打,周明生觉得锦衣卫就是不讲理。

    今儿个要不是于昌这厮求到他跟前说了一堆好话,又把他夸成了虎胆,他也不会硬着头皮再闯龙潭。

    哪知道,刚被叫进屋子就看到坐在椅子上一脸苍白容色憔悴的阿拾,再一看地上翻倒的桌椅和碎掉的瓷瓶,周明生吓一跳,头皮都麻了起来。

    拜见了大都督,他悄悄缩到时雍身边。

    “你又犯啥事了?”

    “想点我好。”时雍轻飘飘说,有气无力。

    “不会又要挨打吧。”周明生咕哝一句,老实地站在她边上,低声说:“一会儿要是大都督责罚,你帮着我点。我屁股还没好透,挨不住。”

    亏他长了一身腱子肉,却是个纸老虎。

    时雍瞥他一眼,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那头,一个杂扫的婆子进来,将地上的瓷器扫走,桌椅归位,地上的酒液也擦干净了。

    这头,于昌已经在谢放的询问下,战战兢兢地说起来。

    “师父死前有一日办差回来,脸色很是难看,匆匆拉我去了衙门,却又不和我说是什么事,让我守在门口,他独自进去,出来时,我问他发生何事,他说”

    于昌欲言又止,见赵胤皱了眉头,又道:“我原以为会在这衙门里干到干不动了为止。现下看来,是不行了。阿昌啊,做捕快呢,也不用多么大的本事,但心思得正,心里要装着黑白,装着是非”

    于昌叹了一口气,模仿着张捕快的语气,“也罢。该歇歇了。往后你小子好好干,别丢师父的脸。”

    “我问师父要做什么,师父说,他要辞了捕快的差事,带全家老小回青州老家去养老。我那时就寻思,师父的女儿八月初就要完婚了,怎会说走就走呢?”

    赵胤道:“你没问?”

    他一说话,于昌脊背上就惊起一层冷汗。

    “问了。师父的话很是奇怪。”

    “如何奇怪?”

    “师父说,别问他了,话只能说到这份上这大晏江山原以为是固若金汤,如今看,终究是不成了。”

    最后这话算是大逆不道,于昌说得支支吾吾,但见赵胤未动声色,仍是一字一句将张来富身前的话学了个遍,“师父说这话的第二日便没来当差,过后我才知道,他那天晚上就死在家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现在才来禀报?”

    于昌抬袖擦了擦额上的汗,头都不敢抬起。

    “小的不敢。小的觉着师父是枉死个中定有内幕,小的怕惹祸上身,和师父一样下场。”说到这里,于昌看一眼周明生,“这几日,小的心里始终落不下,今儿找周大哥悄悄说起,周大哥说大都督是个眼明心亮的人,定会为师父做主,也不会为难小的,小的这才敢来。”

    周明生:

    别扯他啊,小子。

    眼明心亮的人,上次可是把他屁股都揍开花了。

    赵胤许久没有说话,于昌双脚便不自觉地打起颤来,连带着周明生也紧张,生怕触了霉头,到是时雍,捂着肚子一言不发,不知在想什么,但看着是不怎么怕的。

    周明生越发佩服阿拾,又往她身边挪了挪,寻思真要挨打,就拿她挡一挡。

    这时,小丙气喘吁吁地跑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不得了啦,院子里来了只狗,把大都督的鹦鹉叼走了。”

    狗?一听是狗,时雍心里就有种不详的预料。

    赵胤养的鹦鹉都是宝贝,品种名贵,调教得又好,上次周明生射死一只差点去了半条命,现在若是黑煞再叼走一只

    时雍顾不得肚子疼痛,飞快地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怕什么来什么,大黑果然在院子里,嘴里叼着一只咕咕乱叫着“杀人啦杀人啦”的鹦鹉,上蹿下跳,正跟一群锦衣卫绕圈子。

    几名锦衣侍卫手执弓箭,瞄准大黑,就等赵胤一声令下就要动手。

    骂的,叫的,撵的,围的,堵的,院子里的人越来越多,大黑越来越难躲避追逐。时雍想不通大黑为什么会来冒犯赵胤的鹦鹉——它不是不懂事的狗,对小动物也并不残忍,甚至可以说是一只疼爱小动物的好狗。

    “大都督。”

    杨斐今儿刚被大黑踩了裆,火正没处撒,眼看机会来了,立马请命。

    “这狗交给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杀了它,楚王那边也有个交代。”

    “围起来,别让这畜生溜了。”

    时雍一听,肚子痛得更是厉害,但她生怕大黑吃亏,手臂一张就挡在前面。

    “这狗又没有咬死鹦鹉,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呢,怎么能不问青红皂白就杀狗?”

    “杀狗还分青红皂白?”杨斐一副“你在逗我”的表情,接过同伴手上的弓箭,摆了摆头,“你让开。误伤了别怪我。”

    “大都督还没说话呢,你就跟狗定罪了?”

    时雍急得声音都变了。

    这么多人,她身子又不舒服,怕护不住大黑。可杨斐这厮就像老天派来和她作对的一样,无论她怎么拦,那箭就指着大黑。

    一时间,院子里鸡飞狗跳。赵胤冷眼看了半晌,慢慢从人群中间走上前。他平常最疼那几只鹦鹉,众人都觉得今天黑煞犯傻跑入无乩馆,算是日子到头,非死不可了。哪料,他扫了众人一眼,冷冷抬手。

    “武器都收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刀剑入鞘,弓收弦住。

    所有的视线都落在赵胤的脸上,就连那叼着鹦鹉奔跑的大黑都停了下来,站在一块假山石上歪头看他。

    只有鹦鹉还在叫“杀人啦杀人啦!”

    赵胤道:“放了它,饶你不死。”

    众人:“”

    跟狗讲道理?讲得通?

    大黑低头,默默张开嘴巴,那鹦鹉扑腾着翅膀就飞上树梢,像是也吓得不轻,抖抖羽毛,叫唤不停。

    “大都督。”杨斐突然叫了起来,“死了,这里死了一只鹦鹉。”

    时雍皱着眉头,慢吞吞走过去,只见杨斐从院子的花丛里捡起一只鹦鹉,拎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天啦,这畜生咬死了爷最喜欢的醉女!”

    醉女?

    给鹦鹉取这样的名字,

    是大都督为了弥补某些生理上的不满足吗?

    时雍诡异地想到了陈红玉的那些话,暗戳戳看了赵胤一眼,被他冷眼一扫,收回视线,又变成了老实人阿拾。

    “大人,醉女不是大黑咬死的。是被药死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又指了指那只从狗嘴里逃生,吓得瑟瑟发抖的鹦鹉,“若我没猜错,大黑叼那只鹦鹉,是为救它。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人群传来吁声。

    一只恶狗会去救一只鹦鹉?

    这是在说什么天方夜谭?

    “理由?”赵胤平平淡淡地看着她,不见喜怒。

    时雍笑了下,在鹦鹉死的花丛里拣起一块破碎的瓷片,里面还有没有倒尽的酒液。

    “大人,请看。这个有毒。”

    这不是楚王赏的九花冰露吗?

    刚才被时雍打碎,杂扫婆子拿来放在院子里,和别的垃圾放在一起,还没有来得及处理。

    鹦鹉啄了酒液中毒?

    酒,为什么有毒?
返回【首页】
刚更新的小说:我掌管着天地钱庄〕〔织田小姐的咒术师〕〔天符云仙〕〔被男人包围的硝子〕〔偏执奶狗竟是我自〕〔帝师死后第三年〕〔天道之下〕〔餮仙传人在都市〕〔东方梦工厂〕〔庶女狠毒:废柴九〕〔灭神榜〕〔被女神捡来的赘婿〕〔古董商的寻宝之旅〕〔嫡女贵嫁〕〔我爸爸是盖世英雄〕〔战天策〕〔龙国域外战神〕〔上门女婿叶辰〕〔宋北云〕〔摄政大明
热门小说推荐:偏执奶狗竟是我自〕〔坐忘长生〕〔姜倾心和霍栩全文〕〔织田小姐的咒术师〕〔阴缘难逃:傲娇少〕〔慕安安宗政御全文〕〔盛宠神医弃妃〕〔一世枭龙全本txt无〕〔诅咒之龙〕〔功高盖世〕〔规则系学霸〕〔至尊神医〕〔云迟晋苍陵〕〔帝师死后第三年〕〔古董商的寻宝之旅
亿人骄子书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