亿人骄子书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

时雍赵胤 第266章 阉了.

时间:2021-10-22    小说作者:时雍赵胤  章节目录   书页
    !

    东宫的厮杀远没有结束。

    寒庭骤冷,青阶染血,不知何时,天空飘起了细密的雨丝。

    这是锦衣卫和羽林卫的战斗,也是大晏这座“大厦”下的最高政权之争。

    功与过、是与非、腐朽或灿烂,丑陋与荣光,全在成败之间。

    要么就此荣光万丈。

    要么被这座皇城埋葬。躯体,抑或灵魂,都将下地狱,甚至祸及九族。

    虽死不退。

    血战到底。

    张华礼调来大批的羽林军,他将所有的力量全部放在了东宫,目标就是那个依旧紧锁的太子寢殿。

    他已然疯狂。

    他别无退路。

    今夜之后,要么身披蟒袍,封王拜相,要么挫骨扬灰,成为乱臣贼子。没有第三条路。

    张华礼很清楚,杀掉太子,他姐姐的儿子就是唯一的皇子,张家就有绝境逢生的机会,哪怕他今日死,也必杀太子。

    张华礼是拼死一搏。

    时雍是死守不退。

    太子寢殿,是最后的绝战场。

    毫不留情的杀戮下,是出奇的安静。没有人说话,刀来剑往间是令人胆战心惊的冷漠和沉寂。埋伏的羽林军弓弩齐发,将密密麻麻的箭矢像雨点般扑向守在寢殿前的锦衣卫,射向太子寢殿的外墙。

    一波波箭雨后,

    锦衣卫仍将寢殿围得铁桶一般。

    羽林军的箭矢用完了。

    最终只剩肉搏。

    偌大的东宫,如同坟墓。

    时雍将所有的人肉盾一般堆在太子寢殿门口。要杀太子,就必须从他们的尸体上踏过去。

    羽林军倒下了一批又一批。

    锦衣卫也死伤不少。

    太子寢殿,成了最大的战场。

    赵云圳趴在门上,小身子僵硬着,仿佛冻僵,许久许久都没有动弹一下,

    也没有哭。

    “小媳妇,你胳膊流血了。”赵云圳贴在门上,一个人小声喃喃,用只有他自己听到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小丙,你伤得好重。本宫不想你死。以后我不欺负你了。等我长大,封你做大官,帮你找爹爹。”

    “嬷嬷,我不会让你白死的,你不会白疼我。我要做最好的太子,最厉害的皇帝。”

    到底是个不到十岁的小孩子。

    立完誓,发完狠,眼眶又包起了泪。

    “父皇,你为什么还不醒来?”

    “阿胤叔,你在哪里,你为什么没有来?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很小,低低的,被刀剑声掩盖着,没有人听见,除了他自己。

    赵云圳很难过。

    小丙伤得很重,还在拼死保护他。

    小媳妇也受伤了,她一定很痛。

    小媳妇对他总是很凶,可她不许别人对他凶,总会像老母鸡一般会将他护在羽翼下。

    只有他被锁在这偌大的寢殿里,什么也做不了。

    赵云圳握紧拳头,额头冒汗,受上了这煎熬,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君子有大道,必忠信以得之,骄泰以失之。”

    “大学之道,在明明德,在亲民,在止于至善。知止而后有定,定而后能静,静而后能安,安而后能虑,虑而后能得。物有本末,事有终始。知所先后,则近道矣。”

    他闭着眼,语速越来越快,快得不知自己也听不清,只是反反复复背诵着那些师傅让他背的课目,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“大都督!”

    惊喜的喊声,打破了东宫的寂静。

    赵云圳噌地睁开眼,趴到门上。

    时雍转头,看着沾了一身雨水的男子骑在乌骓马上。

    狂风拂着他来不及束起的长发,如同修罗临世,冷气逼人。时雍记得,是她亲自为赵胤解开的束冠,将他乌黑的长发落下,为了让他睡得舒服。

    入宫而不冠发,对于向来衣冠整齐的赵胤来说很是罕见,也足以证明他有多么着急。

    可是,他不该来。

    “大人。”

    时雍的叹息化在了雪风里。

    赵胤越来人群看到了她,也看到了她身上的伤痕和鲜血。

    他缓缓拔出绣春刀。

    “凡有抵抗者,格杀勿论。”

    最后四个字他缓慢而坚定的出口,像战场上发起的决胜冲锋号,让早已疲惫不堪的锦衣缇骑们备受鼓舞。

    “大都督有令,凡有抵抗者,格杀勿论!”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张华礼混在人群里,看着赵胤前来,眼里是兴奋的光芒。危机,也是机会。今夜之战,只要羽林卫赢了。那么,东宫血案,制造者就是锦衣卫,下地狱的人也是赵胤。

    他高举腰刀,冲上前去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看着杀气腾腾的张华礼,赵胤双眼微眯,绣春刀摆出迎战的姿势,突然拍马冲上去,速度快得谁也没有看清他是怎么出手的,掌中绣春刀瞬间劈中了张华礼的胳膊。

    当一声。

    随着武器落地的是一条齐齐整整的小手臂。

    血溅半空!

    “啊!”张华礼握住受伤的胳膊,蹬蹬退了几步,脸色苍白地左右四顾。

    “赵胤,你好大的狗胆,领兵冲入禁宫,这是要谋反吗?”

    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.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,领现金红包!

    时雍看出他的惊慌。

    “大人,我来。”

    有了赵胤带来的人马,锦衣卫势力大增,再加赵胤本尊带来的威慑力,羽林军节节败退,时雍二话不说,举刀就朝张华礼捅了过去。

    她的剑早就断了。

    手上的刀,也早就砍出了卷边。

    张华礼捂住血流不止的胳膊踉跄着后退,嘴里发出绝望的嘶吼。

    “放火!烧,烧殿!”

    “放火烧殿!”

    时雍脊背一寒,匆忙间飞身过去想要阻止,可是她厮杀得实在太久,早就乏了,累了,腿脚突然抽筋般一麻,脚一软,往地上栽倒。

    一个人影飞身而去,胳膊拦住她的腰。

    时雍眼前黑了黑,抬头,“大人。”

    赵胤将她托起,“没事吧?”

    时雍摇头,在他浑身的杀气笼罩下,竟觉得十分的安心,手扶在他的铁甲上,“不能让他得逞。”

    张华礼在地上捡了一支火把,发狂般往寢殿冲去。时雍猛地推开赵胤,骤然跃起,一刀劈下,刚好砍在张华礼拿火把的胳膊上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火把落地。张华礼如同垂死的野兽般倒在地上,蜷曲着身子疼痛嘶叫。

    时雍甩了甩发麻的胳膊,看向人群里如同杀神般面不改色的赵胤,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“我的手劲,不如大人。”

    没有砍掉张华礼的左胳膊。

    要不然,他就对称了。

    时雍慢慢走近,觉得自己的强迫症犯了。

    ——见不得这个人不对称。

    她说着举刀要砍,门口却突然纷乱起来。

    “东缉事厂白马大人到!”

    一声嘹亮的响名,如同敲在众人耳朵里的钟声,震惊四处,东宫大门洞开,白马扶舟和一群东厂番役从染血的青砖路上徐徐走近。

    “本督这是来晚了么?”

    白马扶舟声音带笑,一身蟒衣在雨雾里仿佛燃烧的烈焰,雨雾淋湿了地面,而他黑色的革靴纤尘不染。

    张华礼看到他,惊恐的脸上露出一抹惊喜。

    “厂督救命,厂督救命,赵胤谋逆,带兵夜闯禁宫”

    像是溺水的人看到了浮木,张华礼一边喊一边拼尽全力站起来,往白马扶舟身边跑,然后重重倒在他的面前,一只胳膊紧紧抱住他的腿。

    白马扶舟干净的衣袍染上了血。

    他低头,皱眉看了一眼,突然抬脚重重踹过去。

    张华礼眼前发黑,被踢得滚了两圈,仰躺在地上,看着白马扶舟带笑的脸,一颗心直直往深渊里坠落。

    “你们,你们是一伙的?”

    没有人理会他。

    赵胤冷冷看着白马扶舟。

    “厂督是来晚了。”

    白马扶舟嘴角上扬,看着眼前东宫这个杀戮场。

    “那本督得表达一下歉意了。”

    他慢慢调头,看了一眼死狗般倒在地上的张华礼,慢声道:“来人,把这个人给本督阉了。”

    阉了?

    时雍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
    赵胤却很淡然,瞄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厂督。”

    时雍:“???”

    这是说白马扶舟自己是太监,也见不得别人有鸟的意思?赵胤真会,打蛇打七寸。

    而白马扶舟显然也不是省油的灯。

    锦衣卫和羽林卫斗得鱼死网破,已然分出胜负,他才现身,表个姿态,永远站在胜利者一方。

    若今晚赢的是羽林卫,

    他会不会让人把赵胤拖下去阉了?

    https://www.piaotian./book_15878/ 朝仙道
返回【首页】
刚更新的小说:我掌管着天地钱庄〕〔织田小姐的咒术师〕〔天符云仙〕〔被男人包围的硝子〕〔偏执奶狗竟是我自〕〔帝师死后第三年〕〔天道之下〕〔餮仙传人在都市〕〔东方梦工厂〕〔庶女狠毒:废柴九〕〔灭神榜〕〔被女神捡来的赘婿〕〔古董商的寻宝之旅〕〔嫡女贵嫁〕〔我爸爸是盖世英雄〕〔战天策〕〔龙国域外战神〕〔上门女婿叶辰〕〔宋北云〕〔摄政大明
热门小说推荐:偏执奶狗竟是我自〕〔坐忘长生〕〔姜倾心和霍栩全文〕〔织田小姐的咒术师〕〔阴缘难逃:傲娇少〕〔慕安安宗政御全文〕〔盛宠神医弃妃〕〔一世枭龙全本txt无〕〔诅咒之龙〕〔功高盖世〕〔规则系学霸〕〔至尊神医〕〔云迟晋苍陵〕〔帝师死后第三年〕〔古董商的寻宝之旅
亿人骄子书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