亿人骄子书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

时雍赵胤 第380章 问题出在哪里呢.

时间:2021-10-22    小说作者:时雍赵胤  章节目录   书页
    !

    娴衣很是沉默。

    她不善言词,对时雍越是愧疚,就越是不知道能对她说什么,进屋便想伺候时雍,却不曾想,时雍叫朱九拎来一桶热腾腾的水,低头看看她温透的膝盖。

    “泡一泡吧。”

    娴衣怔住,冷得僵硬的身子微微一抖。

    方才听了婧衣那些话,她心里并非完全不受影响的。来无乩馆的时候,夫人是让她伺候赵胤。

    赵胤不要她,她想寻个好归宿,想让赵胤把自己许给谢放,结果谢放也不要他。

    丫头命贱,在主子眼里根本就不是人,可娴衣在府上读过书,算是启了蒙智,意识复苏,就有些不甘心,不认命

    跪在院子里的时候,她同婧衣一样,听到了赵胤房里传来的笑声——时雍的笑声。

    同人不同命,若说毫无芥蒂也很难,可她不敢抱怨主子,也不怨时雍,只是开始怀疑自己生存的意义是什么。

    漫天飞雪,刺骨寒冷,有那么一刻,她也想到了死。

    眼前这一桶热腾腾的水和时雍脸上的关切,让她顷刻泪目,整个人仿佛又活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姑娘”

    “愣着干什么?”

    时雍满不在乎地努了努嘴,“赶紧的,这可是我向大人求了许久才求来的恩典。”

    娴衣愣了愣,“你是说,这是爷的意思?”

    时雍笑了,“那是自然,大人不同意,我哪里敢擅作主张?”

    为了不让娴衣疑惑,她又低低道:“不过大人的脾气你也知道,认死理,赏罚分明,他虽心疼你跪在雪夜,但又不能明目张胆地饶了你。你想想,若从你这儿开了这个头,往后无乩馆可就没有规矩了,对不对?”

    看书福利关注公众..号书友大本营,每天看书抽现金/点币!

    娴衣频频点头。

    吸了好几次鼻子,才拼命压住想哭出来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,我都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那赶紧去泡泡,我去把大黑叫回来。”

    她走出去,关上房门走了。

    不看娴衣的狼狈,给她独处的空间,也让她可以卸下心防,痛痛快快地哭一场。

    等时雍把大黑带回来时,娴衣双眼通红,但已经收拾好了情绪,仍是那张有些冷淡的脸,也开始理性思考问题了。

    “姑娘,你说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?那件衣服,是不是真的有问题?”

    时雍撑着额头想了想,“问题究竟出在哪里,我不知道,不过,衣服我已经包起来了,准备拿去找我师父。”

    娴衣诧异地问:“你都瞧不出来的,孙老会有法子?”

    时雍道:“这你就不懂了。我师父乃是当世神医,以前在太医院做院判的时候,积累了很多的宫斗经验”

    “宫斗?”

    娴衣听得一头雾水。时雍这才意识到自己用了一个她不太理解的词,愣了愣,她朝娴衣莞尔一笑。

    “就是宫里那些娘娘,为了争夺帝宠,常会互相算计。这种阴坏的暗招,都是宫里头用烂的,我师父他老人家有一种独到的鉴定之法。”

    说到此处,她皱眉像是思索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我记得师父说过,有一个宫里的娘娘,为了让另一个得宠的娘娘遭帝王嫌弃,便买通了对方的贴身丫头,在那位娘娘的衣服上喷洒了痒药,害得那个娘娘在夜宴上当着全臣和使节的面出了大丑”

    “好阴险,后来如何了?”

    “后来么?”时雍勾了勾嘴,“那娘娘衣服上也瞧不出名堂,本也是有冤没处诉,可恰好碰到了我师父的师父,也就是我的师爷,他老人家想到一个法子,把娘娘的衣服往混合了另一种药物的水里一泡,衣服上就显现出了喷洒的药点,一片片的,显得清清楚楚”

    娴衣惊了一声,“这么神奇?”

    时雍漫不经心地一笑,懒洋洋地道:

    “世上很多神奇之事,在懂行的人面前,都不值一提。”

    当着娴衣的面儿,时雍把那件衣服叠放起来,用包裹装好,放在柜子上。

    “我明早就拿去良医堂,娴衣你泡好了脚,早些回去歇了吧。我困了,不陪你。”

    打着呵欠,她和衣躺在床上,仿佛困极,很快就合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大黑乖乖地趴在她床边的火盆外,打着盹儿。

    娴衣什么时候走的,时雍是当真不知道,一是娴衣动作太轻了,二是她假装犯困,结果合上眼,真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大黑也没有什么动静,这一觉醒来,天已经大亮。

    那个柜子上的包袱好端端地放在那里,没有人动过。

    时雍皱了皱眉头想,娴衣干这个事情的嫌疑,基本可以排除了。

    她编造孙正业那段话,当然是假的。

    因此,她离开无乩馆的时候,并没有带走那个包裹,而是假装失忆般将它留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诏狱外面,一辆遮得密不透风的黑帷马车慢慢驶入大门。

    锦衣卫,这三个字在大晏,是特权、神秘、特务或许还带一点恐怖的代名词。锦衣卫党羽众多,锦衣卫的任务除了皇帝无人能干预,种种特权在让时人惧怕的同时,也成了无数人心里的疤结所在。

    怕锦衣卫,惧锦衣卫,也恨锦衣卫。

    从太祖洪泰帝开始,死在锦衣卫刀下的亡魂不知多少。

    因此,马车里的陈宗昶和陈红玉此刻内心甚是忐忑不安,不知接下来会发生什么。

    哪怕陈宗昶已贵为国公,上可直达天听,但儿子在别人手里,仍有一种投鼠忌器的无奈。

    今日是赵胤派人叫他们来的,目的是让他们来劝一劝咬死不松口的陈萧。

    实际上,外面的谣传并不属实。陈宗昶并没有因为儿子的事情,去找光启帝,他只是在等待水落石出,静看事态发展。

    自己的儿子自己明白,陈宗昶知道陈萧是个什么德性,人是杀过的,但那是在战场上,平常在家里,他连鸡都不会杀一只,更别说杀害他心爱的女子。

    可是,儿子咬死不说真相,也同样让他心里产生了疑问,觉得此事有内情。

    在陈宗昶和陈红玉的设想里,不肯老实交代的陈萧在狱中肯定会受尽折磨、打骂,毕竟这是诏狱。

    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,去见陈萧,不是在诏狱的牢里,而是在诏狱单独的一个单间中。据负责接待他们的千户盛章说,这是锦衣卫将校们的住处,大都督特地交代他们空出一间来,给少将军居住。

    这些天魏州请假在家办丧,诏狱里的事情,全是盛章在打点,这是个神情有点严肃的年轻人,与大多数锦衣卫的将校一样,规规矩矩,腰悬佩刀,站在人前就有一股子阴冷的杀气。

    “国公爷,少将军就在里面。”

    人的心理落差有时很奇怪,如果从高处落到低处,哪怕低处不低,也会十分难受,若是从低到高,幸福感就会很强。

    因此,虽然此刻的陈萧仍然是在锦衣卫的羁押之中,行动不自由,但没有像那些犯人似的蹲在阴冷潮湿的大狱里,不啃冷硬的窝头,还有热菜热饭热茶,简直就是天堂了。

    陈宗昶看得老泪纵横,不停地对盛章表达谢意。

    盛章面不改色,抱拳拱手道:“卑职受之有愧,这全是大都督的吩咐。”

    陈红玉内心也有些激动,可她同父亲陈宗昶那种喜怒形于色的性子不同,内敛许多。

    “盛千户,大都督为何会做此安排?”

    盛章转头,看了一眼传闻中的定国公府嫡女陈小姐,眼皮立马垂下去。

    “大都督说,少将军是英雄,在边疆苦寒之地戍守多年,为国戍边,不应同囚犯一样待遇。”

    这话盛章说得寻常,可陈宗昶的眼眶一下就湿透了。

    边疆苦寒之地只是一句话,在歌舞升平的京城里,有几个人能真实感受他们的处境,又有几人知道何谓苦,何谓寒?

    他在边地二十多年,儿子也同他一起待了近十年,这小子性子倔强,但从未叫过苦。

    哪知,竟在女人问题上栽了跟头?

    陈宗昶悲从中来,抹一把脸,红着眼道:“替人我谢过大都督。不过,本将也不是不分是非的人,功是功,过是过,若吾儿当真杀了人,自当让国法办他,本将绝无怨言。”

    敢说这样的话,那就是对儿子有十足的信心了。

    “国公爷大义!”

    盛章没有多说,拿着钥匙将打开了门上的锁链,然后立在门外,拱手。

    “国公爷,进去吧,卑职在外面等。”

    https://www.piaotian./book_15878/ 朝仙道
返回【首页】
刚更新的小说:我掌管着天地钱庄〕〔织田小姐的咒术师〕〔天符云仙〕〔被男人包围的硝子〕〔偏执奶狗竟是我自〕〔帝师死后第三年〕〔天道之下〕〔餮仙传人在都市〕〔东方梦工厂〕〔庶女狠毒:废柴九〕〔灭神榜〕〔被女神捡来的赘婿〕〔古董商的寻宝之旅〕〔嫡女贵嫁〕〔我爸爸是盖世英雄〕〔战天策〕〔龙国域外战神〕〔上门女婿叶辰〕〔宋北云〕〔摄政大明
热门小说推荐:
亿人骄子书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