亿人骄子书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

时雍赵胤 第456章 急急急!

时间:2021-10-22    小说作者:时雍赵胤  章节目录   书页
    www..,最快更新时雍赵胤 !

    时雍看他一副惧内的模样,不免有些好笑,看了周明生一眼,淡淡道:“娘忙得很,她才不会来寻你。是我找你有事要问。”

    周明生心里记挂着吕雪凝的事情,得了时雍的眼神,匆匆告辞离去。

    时雍上前把门合上,这才将那几本书从织锦缎布里掏出来,一并指给他。

    “爹看看,这些书可曾瞧见过?”

    宋长贵一愣,翻看片刻,朝她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是从哪里得来?”

    时雍闻声,霎时讶然。

    但望宋长贵眉峰紧皱,面露凝重,却不似说谎隐瞒,遂又追问一次,得了同样的结果,不由得蹙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在来衙门之前,时雍寻思过,医书会不会是阿拾的傻娘留下的?

    傻娘虽傻,但宋长贵当初救她回来的时候,或许这些就在她的随身包袱里也说不定,只是独独瞒着王氏而已。

    可如今宋长说从未见过,这便成了一个难以自圆其说的诡谲怪圈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只有宋阿拾自己知道这个秘密。

    没钱看?送你现金or点币,限时1天领取!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,免费领!

    时雍想破脑袋也无法从记忆里搜索出一点蛛丝马迹,面对宋长贵的反问,她略一思忖,叹气。

    “是我房里的。爹,我怀疑我撞邪了。”

    撞邪是对解释不清的现象,最好的一种辩解。

    时雍一脸认真地道:“过去的事情,时常会想不起来。这书我也不知是谁人给我,我又是何时压到箱笼下头的。”

    她敲了敲额头,复又抬眼望宋长贵,斟酌道:“爹,你知道我何时学会针灸的吗?”

    宋长贵摇头,双眼露出一抹疑惑,“你不是拜了良医堂的孙老先生为师?”

    不知道女儿会针灸,那就更不知道女儿会医术了吧?

    时雍不免苦笑。

    这个宋阿拾到底隐瞒了多少事情?

    从前,她就怀疑宋阿拾哪里习得这些本事,如今看宋长贵毫不知情,这个疑惑就被不断放大了。

    真是一个比她还复杂的女子!

    时雍决定去良医堂找孙正业。

    医书典籍虽说极有可能雷同,但是医书的出处仍然值得考究。

    身上背负着一个连自己都不知道的秘密,还是属于前身阿拾的秘密,时雍沉寂了许久的好奇心再次被勾起。阿拾身上有太多秘密,这就如同头上罩了一片阴影,不把秘密拨开得见青天朗月,她便没法安生度日。

    怅然若失地离开衙门,时雍腿脚有点发软,坐上马车,摸了摸大黑的头,吩咐完予安,便沉默下来。

    大黑似乎察觉到主子的情绪,温柔地舔了舔她的手背,又将大脑袋蹭过来朝她撒欢。

    这会儿的狗子不是人人惧怕的恶犬黑煞,倒像是一头萌宠。

    时雍摸摸它的脸,没什么兴致同它玩耍。她一面让予安速度快着些,一边撩了帘子看街景。

    雪停了,天放晴了,年节的热闹也过去了。街面上熙熙攘攘,车水马龙,又恢复了那一派繁华之景。

    时雍一路行来,发现街上搭了好几个棚子,有百姓在排着队领米粮,不由怔忡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予安听到她的话,笑着道:“姑娘,这是太子殿下的恩赏。别看殿下年岁小,却十分体恤百姓呢。殿下前日下了一道口谕,为免百姓挨冻受饿,让官府开仓放粮,还发放银钱,供那些居无定所,饥寒不赡的人安放。”

    予安也是穷苦人家出身,很是感同身受,一口气说了许多赵云圳的好话。

    仿佛在一夜间,那个东宫飞扬跋扈不知民间疾苦的太子爷,便成了人人称颂的小储君,大晏的希望与未来。老百姓最是明白,谁能让他们吃饱穿暖,谁就是好皇帝,别的事情,是理不了也不愿理会的。

    时雍隐隐觉得赵云圳的这道政令背后,有赵胤的影子。

    哼!

    这个好些天不露面的赵大人,藏得可真是深啊。

    时雍放下帘子,阖上眼睛假寐,大黑靠在她的脚边,打起了呼噜,直到予安提醒到良医堂了,时雍才整理一下袄裙,撩帘子看出去。

    今儿良医堂门口的侍卫,似乎比往常多了一些,大门左侧停着长公主的座驾。

    宝音长公主最多三日便会来良医堂探望赵炔,偶尔遇到,她还会同时雍说说话,因此,时雍对此倒没有什么意外。

    只是,时雍看了看手上的医术和织锦锻包,想了想,将它压在马车垫下,然而吩咐予安看牢了,这才下车。

    “姑姑!”

    听到唤声,时雍心里一惊,侧过头去就看到了白马扶舟那张清俊的脸。

    他毫不掩饰眼里森冷的寒意,目光飒飒地落在时雍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怎么几日不见,姑姑就瘦成这般模样了?”

    这人言语温柔,长得优雅俊美,可话里的尖刺几乎快要随声音刺到她的面门。

    看来东厂眼线也是厉害。

    这分明就是讽刺她许久不见赵胤,思念得消瘦了。

    时雍知道他记恨着自己,过往那些恩怨并没有因为他恢复厂督一职而化解淡去。

    鉴于上次差点被他卡脖子掐死,时雍又对掐喉有深深的痛意,不欲与他纠缠,只当没有听到他话里有话,福了福身,问一声厂督安好,便往良医堂走。

    “姑姑要进去,心里最好有个准备。”

    有个什么准备?

    时雍一听这话便觉得有些不好。

    她猛地掉头看去,目光森然冰冷。

    “厂督大人真是嘴多!”

    时雍以为他指的是自己与赵胤的事情。哪料,白马扶舟垂下眸子朝她走了过来,那两片冰冷的薄唇,慢慢吐出一句比这更为残忍的话。

    “孙老怕是不行了。”

    白马扶舟看着她迅速褪去血色的小脸,眉头微微一蹙,眸中阴冷收敛几分,淡淡道:

    “孙老高寿,已是常人不及。他能活到如今,也是福报了”

    这番话其实是想安慰时雍,给她一个孙正业早晚会死的转圜余地,可对于受到晴天霹雳而头脑充血的时雍来说,白马扶舟那一张过于平静的脸,无异于冷血怪物。

    时雍深深剜了白马扶舟一眼,掉头而去。

    白马扶舟一愣,看着她决然而去的背影,微微眯了眯眼,似乎意识到什么,但他只是一笑,淡然地随后进去。

    孙正业这次是突然发作,事先没有任何征兆。

    据孙国栋说,早上起来他精神还很好,监督了曾孙的课业,亲自为赵炔诊了脉象,写了医案,还喝了一碗稀粥,吃了半个鸡蛋,红光满面的样子,训人时嗓门也比往常洪亮。

    岂料,饭后出恭的时候,脚一滑,突然倒在地上,便不省人事了。把伺候在旁的小厮吓得够呛,赶紧叫人过来,抬到床上,孙国栋为他切脉,便已浮泛无根,至数不清,乃是危重之兆。

    恰好长公主同太医院的两位太医过来遇上,一阵忙乱地抢救,孙正业再未苏醒,等时雍进去时,便只听到孙国栋的哭啼声了。

    “师父”

    时雍喊出一声,只觉口干舌燥,声音沙哑得如若缺水,脑子里嗡嗡作响,仿佛窒息一般无法思考。

    孙国栋看到时雍进来,眼睛里燃起一抹希望。

    “阿拾来了!阿拾快来,救救祖父”

    时雍喉头一紧,压下隐隐上涌的腥膻之气,走到床前握住孙正业的腕脉,又翻了翻他的眼皮。

    顾顺直起身子,看她一眼,说道:“元气衰竭不足,病邪入体深重,病胜脏也,油尽灯枯之象,不得而治了”

    “国栋,银针!”时雍打断顾顺的话,明知他说的是真的,孙正业确实是年岁已高,身体机能衰退,人事不省,脉动消失,已是油尽灯枯之象,可她却不能眼睁睁看着师父就这么去,还什么都不做。

    “银针!银针来了,阿拾,给”

    孙国栋将银针捧上来,时雍来不及做太多准备,快速将孙正业领口拉开,让人协助她扶正他的头,然后拿起了银针

    她的手忍不住颤抖。

    明明心里很镇定,也一遍遍命令自己镇定,可那只手就是不听话的颤抖。

    顾顺见她如此,叹息一声,“孙老脉息绝矣,已驾鹤西去,姑娘不必勉强,让他安详地走吧。这世上哪有死而复生的医术”

    时雍没有说话,突然张嘴,一口咬在自己的手背上,她用十分的力道,雪白的手背顿时牙痕深深,几乎快要渗出血来。

    这一痛,她的神色竟奇异的镇定下来。
返回【首页】
刚更新的小说:我掌管着天地钱庄〕〔织田小姐的咒术师〕〔天符云仙〕〔被男人包围的硝子〕〔偏执奶狗竟是我自〕〔帝师死后第三年〕〔天道之下〕〔餮仙传人在都市〕〔东方梦工厂〕〔庶女狠毒:废柴九〕〔灭神榜〕〔被女神捡来的赘婿〕〔古董商的寻宝之旅〕〔嫡女贵嫁〕〔我爸爸是盖世英雄〕〔战天策〕〔龙国域外战神〕〔上门女婿叶辰〕〔宋北云〕〔摄政大明
热门小说推荐:偏执奶狗竟是我自〕〔坐忘长生〕〔姜倾心和霍栩全文〕〔织田小姐的咒术师〕〔阴缘难逃:傲娇少〕〔慕安安宗政御全文〕〔盛宠神医弃妃〕〔一世枭龙全本txt无〕〔诅咒之龙〕〔功高盖世〕〔规则系学霸〕〔至尊神医〕〔云迟晋苍陵〕〔帝师死后第三年〕〔古董商的寻宝之旅
亿人骄子书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