亿人骄子书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

时雍赵胤 第723章 换个新郎?

时间:2021-10-22    小说作者:时雍赵胤  章节目录   书页
    www..,最快更新时雍赵胤 !

    夜幕下的公主府安静得出奇,任何一点风吹草动就能让人产生警觉。

    外面传来脚步声的时候,时雍正在陈岚房里陪她。陈岚性喜安静,时雍也不多话,就乖乖坐在旁边,一眨不眨地看她描红绣花。

    “启禀殿下,东定侯过府拜访。”

    丫头小蛮的声音打破了母女二人的静谧气氛。

    陈岚抬起头,瞥一眼时雍烛火下白皙的小脸儿,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“让侯爷花厅稍候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辰还来府上拜访,自是醉翁之意不在酒,陈岚怎会不明白小儿女的心思。看时雍绷着个唇,不冷不热的样子,她放下绣棚,笑道:

    “去吧,别让他久等。”

    时雍哼声,眉梢扬起。

    “母亲没听到小蛮说的话么?人家是来拜会公主殿下的,与我何干?我困了,娘,他若问起,你就说,我早睡下了。”

    陈岚诧异地盯她片刻,温和地笑叹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这小性子也不知是哪里学来的。阿胤离京那么久,回来定是诸事繁忙。被公务拌住了手脚也是有的。不过两日没来找你,就使起小性子来?”

    时雍懒懒地道:“哪里是两日?今儿都第三天了,子时一过,就该第四天。在他心里,我大概已经是个死人了吧,不见也罢。”

    陈岚哭笑不得:“你看他这忙过了,不就马上来了么?”

    时雍心里其实敞亮着,就算有点小情绪,但也并未真的与赵胤置气。只不过为了哄哄陈岚,让她食一食人间烟火,故意在娘面前撒娇罢了。

    闻言,她低低哼声,“再忙,捎个信的时间都没有么?又不是隔了十万八千里。”

    陈岚怔了怔,看她娇俏模样,脸上彻底笑开。

    在她心里,阿拾一直是豁达爽利的女儿家,与她这种慵慢的性子不同,倒是没有想到,她会有这么小女儿的模样。而且,她有了情绪,也不掩饰,天王老子来了都不给面子。

    陈岚又是一声笑叹。

    “那你也总该去听听他说些什么才好。要打要骂,你也得让他见到人,有个说法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既然我娘为他求情,那我就暂时去见一见,看他能说些什么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就起身要扶陈岚,不料,陈岚却笑着拒绝。

    “你们小年轻说话,我就不去打扰了。看久了花样了,眼睛发涩,我得眯一眯,你替我向阿胤致歉。”

    她素来不喜应酬交际,不去见人并不奇怪。

    时雍也不逼她,吩咐小果和小如伺候公主歇下,自己拎了羊角灯笼,从陈岚房里出来,去花厅见赵胤。

    公主府花厅彩饰精美,纱幔低垂,古香古色,时雍进去的时候,赵胤正背对着厅门看着壁上的一副书画,桌上小蛮泡好的茶,散发出清冽的茶香,但显然没有人动过。

    时雍在门口停下,看着他平静的背影。

    她不动,直到赵胤转过头来。

    “阿拾。”

    时雍眯了眯眼,“来了?”

    男人飞鱼服衬黑披风,挺拔刚毅、眸正眼清,一张刀削斧凿的俊脸凝重端正,当真是人才出众,风华无双,能把人的魂儿都给勾了去。只是,那凉薄的双唇紧紧抿起,眉头微蹙,似乎略藏心思。在接触到时雍目光的时候,几乎瞬间就移了开去。

    “我来看看你。”

    时雍太熟悉赵胤了。

    又是放在她心尖上的男人,哪怕一个微小的表情,都能让她察觉到异常。

    “侯爷总算记得,还有个未过门的媳妇了。”

    时雍似笑非笑地盯着他,慢慢走近,站到他面前的时候,鼻子微微一动,表情突然敛起,目光深深地盯住他。

    “侯爷从哪里来的?”

    赵胤道:“锦衣卫衙门。”

    时雍迟疑一下,突然拉过他的胳膊,低下头嗅了嗅,再抬头看他一眼,更是前倾身子,闭上眼睛,这里嗅嗅,那里闻闻

    赵胤被迫抬高双臂,低笑道:“你是阿拾,还是大黑?嗯?”

    时雍停下,抬起头看他。

    “没去别的地方?没做别的事?”

    赵胤皱了皱眉,“为何这么问?”

    时雍道:“皂角胰子都遮不住的脂粉味,还有药味儿,你不舒服?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赵胤看着她认真的小脸,抬起自己胳膊也嗅了嗅,然后皱起眉头,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今儿办差沾了些秽气,喝了点汤药,怕唐突了阿拾,来前又特地沐浴更衣锦衣卫那帮糙爷们用的胰子,属实香了点。明日过去,让他们换掉。”

    噗!

    时雍看他说得一本正经,不由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还以为你昨晚一夜未归,去与哪个佳人幽会了呢。”

    赵胤目光落在她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阿拾去过无乩馆?”

    时雍幽幽一叹,半是玩笑半认真地道:“那日回京,侯爷把我丢在家门口就入宫去了。我在家久候不至,也不知你到底发生了什么,这婚事还办是不办,总得找到府上问个究竟吧?”

    这话里话外,分明有责备之意。

    赵胤执起她的手,拉她一起坐下。

    “昨日天亮才从宫中回府,歇了片刻便办差去了,一直忙到深夜,索性宿在了锦衣卫,没有回府。这些事繁杂,一时忘了差人来同阿拾说一声,是爷的不是。”

    看时雍不说话,他眉梢微动。

    “生气了?”

    时雍盯住他的眼睛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生气不至于,就是心下不安。”

    她琢磨着要怎么才能把玉令的事情告诉他,话到嘴边又变成了询问。

    “陛下同你说什么这么紧要?用得着秉烛夜谈,天明方休?”

    赵胤微眯起眼,一脸淡漠地想了想,“君臣久不相见,就多说了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时雍嫣然一笑,眉梢扬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她问他说了些什么,他却回答多说了一会,分明就没在问题的点子上。而赵胤根本就不是理解不到别人意思的人,更不会答得驴唇不对马嘴。

    除非,他本就不想回答。

    时雍端起面前的水,垂下眸子,淡淡喝一口。

    “陛下对你我婚事,怎么说?”

    赵胤道:“陛下赏了些玩意,还说要来喝喜酒。”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时雍以为自己听错了,抬起水盈盈的双眸看了赵胤片刻,见他俊脸板正,不像在安慰她,更不像玩笑,这才放下茶盏,斟酌着说道:

    “我一直觉得陛下对我有些成见。”

    赵胤抿唇,淡淡一笑,“陛下对你夸赞有加。”

    夸他?真的假的?

    时雍心里悬挂起了一个大写的警惕。

    “他就没有别的交代,也没有提出异议?”

    赵胤平静地看着她,说道:“若有异议,三月前他就出声阻止,又岂会等到现在?”

    “可是”

    时雍皱起了眉头,瞟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那时还没有发生三生崖的事情。这些日子,你我远在漠北,总会有些风言风语传到他的耳朵里,我就不信他毫不知情,心无芥蒂”

    “陛下确有耳闻。”

    赵胤皱眉说完,看时雍紧张地望过来,又勾了勾唇角。

    “然,陛下不以为意。反是夸你临危不惧,会审时度势与楚王周旋,避免了大晏江山动荡、兄弟阋墙,有大将之风。”

    啊?

    这言词也太过褒奖,让时雍很怀疑当真出自赵炔之口。

    “侯爷没有哄我?陛下当真这么说?”

    赵胤嘴角一扬,“我何须欺骗阿拾?大婚在即,是与不是阿拾自可心证。”

    时雍唔了一声。

    皇帝若要使暗招,猜度也无用,不如听之。

    “那也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时雍松口气,望着赵胤,思忖怎么把话题绕到玉令上来。

    “那侯爷今晚是回无乩馆,还是又有差务要办?”

    “回无乩馆。”说着话,赵胤已经站了起来,“我来就是同阿拾说说话。稍待片刻就走。回去约莫能睡三个时辰,还要出京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出京?”时雍有些诧异,眯了眯眼睛,“那你要是赶不回来大婚,我是找只公鸡拜堂呢,还是干脆换个新郎倌?”
返回【首页】
刚更新的小说:我掌管着天地钱庄〕〔织田小姐的咒术师〕〔天符云仙〕〔被男人包围的硝子〕〔偏执奶狗竟是我自〕〔帝师死后第三年〕〔天道之下〕〔餮仙传人在都市〕〔东方梦工厂〕〔庶女狠毒:废柴九〕〔灭神榜〕〔被女神捡来的赘婿〕〔古董商的寻宝之旅〕〔嫡女贵嫁〕〔我爸爸是盖世英雄〕〔战天策〕〔龙国域外战神〕〔上门女婿叶辰〕〔宋北云〕〔摄政大明
热门小说推荐:
亿人骄子书网